定期「斷舍離」,你會活的更高級

我说你听就好 2021/08/28 檢舉 我要評論

1845年,美國作家梭羅隻身來到瓦爾登湖,自己搭建了一間小木屋。

獨居2年零2個月零2天后,他悟出了這樣一個道理:

「如果一個人,能滿足於基本生活所需,便可以更從容、更充實地享受人生。」

蘇軾,一生坎坷,官海沉浮。

被貶黃州時,一日與友人共游南山。友人招待野菜,蘇軾嘗後,不禁慨歎:

「人間有味是清歡。」

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,每個人都渴望能擁有更多。

然而,返璞歸真,才能讓自己清空雜念,過簡單清爽的生活。

從物質、到精神,人生的每個維度都可以刪繁就簡。

隨著你定期扔掉不需要的東西,你會越來越清楚:什麼才是你真正在乎的。

01

放棄無用的社交

在網易雲音樂裡曾經看過這樣一條戳心的評論:

到了一定年齡,必須扔掉四樣東西:

沒意義的酒局,不愛你的人,看不起你的親戚,虛情假意的朋友。

我曾遇到過這樣一類人,總是將「人脈」二字掛在嘴邊,最大的愛好就是炫耀自己有多少微信好友。

刷朋友圈時總能看到:今天他又參加了哪些大咖的聚會,昨天又在KTV的某某包廂喝到不省人事......不管是什麼酒局都能看到他的影子。

然而,所謂的人脈,不是集郵,並不是靠幾次酒局就能建立起來的。

更多時候,你會發現,自己付出時間和精力去維護的,都是無用的社交。

你花盡心思想要從你認識的人中榨取利用價值,到頭來也許會發現:人家根本沒把你放在眼裡。

作家李尚龍說:如果你自己不強大,那些社交其實沒有什麼用。只有等價的交換,才能得到合理的幫助。

有時候,那些不那麼擅長交際的人,反而顯得可愛。

出道這麼多年,梁朝偉很少傳出過負面新聞。

他不喜歡交際應酬,總是和外界保持著一定的疏離感。

張國榮在訪談上曾經這樣提到過梁朝偉:「偉仔是一個很怪的人。我、王菲等一幫朋友經常在他家打牌,大家玩得不亦樂乎,只有偉仔不參加。他竟然一個人躲在一旁喝茶。」

一拍完戲,大家出去喝酒唱歌,梁朝偉卻總是一句:「你們玩,我回家。」

內向又不愛交際的他,卻在自己的世界裡活得有聲有色,比任何人都享受孤獨。

他喜歡讀書,從沈從文、村上春樹、三島由紀夫,讀到勞倫斯·布洛克。

他會自己買張票去中央公園看雪景。

他沒事的時候就在片場放煙花,做喜歡做的事就是看流星。

他還專門請了在英國教王室畫畫的老師教他畫畫,從中體悟生活。

他甚至上了4天3夜的禪修班,在簡陋的房屋中感受自己。

楊絳先生說:世界是自己的,與他人無關。

而梁朝偉正是將這種簡單活到極致。

美國埃默里大學教授馬克說過:

「一個人成熟的標誌之一,就是明白每天發生在我們身邊99%的事情,對於別人而言根本毫無意義。」

放棄無用的社交,把更多的時間留給自己和家人。

專心做自己喜歡做的事,因為人生最曼妙的風景,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。

02

扔掉過分的欲望

室友逛學生街時,看到路邊有衣服清倉大拍賣活動,花了不到五十元淘了兩件短袖T恤。

回來後她興奮地跟我說:

「你看,這件是趙麗穎同款,才花了不到三十塊。根本看出不這麼便宜吧?」

怎麼會看不出來?

從材質到做工,無一不在暴露著偷工減料和廉價的事實,就算是同款,與真貨的差距實在太大。

果不其然,穿了沒兩次,室友就嚷嚷著衣服開線、掉色嚴重,之後再也沒看過她穿過。

但她卻捨不得扔,任它們靜靜地躺在淩亂的衣櫃裡,不見天日。

室友就像一個無可救藥的囤積症患者。

書架上一排新書從未拆封,橫七豎八地堆積在那,蒙上厚厚的一層灰;

衣櫃裡滿滿當當都是質量低劣、剪裁粗製濫造的淘寶同款,每一件都穿不到兩次;

床上擺放了各種各樣的玩偶:前男友送的熊娃娃、抽獎抽中的Kitty貓......而自己只睡床的一個小角落。

美國哈佛商學院研究發現:

幸福感強的成功人士,居家環境往往乾淨整潔;而不幸的人通常生活在淩亂和骯髒中。

物欲太過強烈的人,反而容易不快樂。

《孟子》中有這樣的成語:心為物役,指的是人的精神世界和精神追求退居第二位,而為物所累的欲望佔據了第一。

什麼都想佔有、什麼都捨不得扔的人,內心充滿了貪婪與恐懼,而愛與幸福就找不到相應的位置。

《增廣賢文》中有這樣一句話:

良田千頃不過一日三餐,廣廈萬間只睡臥榻三尺。

我們的生活中有很大一部分東西都是我們不需要的,甚至完全可以說是垃圾和廢物,但我們卻從來沒有想過如何去處理它們。

習慣了,麻痹了,溺死其中而不自知,只覺得生活像死水一般毫無生氣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